Fandom

Civicmedia Wiki

大杓鷸的海角樂園

38個維基
頁面
增加新頁面
討論0 分享

大杓鷸的海角樂園編輯

Bird.jpg

蔡嘉揚提供

飛越7,500公里,每年來自阿拉斯加的黑腹濱鷸、全世界少見的夜間捕食鳥類大杓鷸,都選擇在彰化芳苑的濕地落腳。但這片海角樂園,卻因西濱道路的興建規劃陷入危機。在環保團體的爭取下,西濱快速道路一直未能興建完成,但環保署專案小組於2008年7月卻有條件通過,未來珍貴的保育鳥類,恐在台灣海岸消失。

彰化海岸從芳苑到大城、濁水溪口以北之處,是台灣最後一塊原始的大片泥灘地,擁有豐富生態。西濱快速道路在1996年通過審查,但因故暫緩興建,後來路線改為員林大排到西濱大橋。因西濱公路到員林大排後必須轉接台17線,駕駛人行車速度快,肇事率高,當地居民與公路局於是希望西濱公路全線貫通。

環保聯盟副會長蔡蔡嘉揚是鳥類專家,得知消息後開始與開發單位抗爭,十餘年下來,幾乎退無可退,同意此路段興建,只求開發單位避開這些珍貴鳥類、保護濕地的完整生態系。

大杓鷸原在台灣有3千5百隻,至今剩約5百隻,蔡嘉揚難過地說,不是他認為人命不值錢,而是鳥可做為生態警訊,當鳥離開台灣,接下來遭殃的就是人。但縣府與公路總局總給他「不過就是因為你愛鳥,不重人命。」的壓力,讓他無奈又傷心。

大杓鷸簡介編輯

  大杓鷸(Numenius arquata)是鷸行鳥科中體型最大的種類之一,可長達15公分且下彎的嘴,的確是非常引人注目,鷸行鳥科的羽色雖然不是很鮮豔亮麗,但是其色調和海岸灘地的柔和搭配以及一大群在海岸群飛覓食的盛況也是非常壯觀吸引人的。

  大杓鷸在世界上的分布雖然還是屬於普遍的鳥種,但卻只有兩個亞種,也就是命名亞種和東方亞種。東方亞種的體型與嘴長都略大於命名亞種,大致上是以中亞的烏拉山為界,在西邊遷徙繁殖的是命名亞種,分布在西北歐到北非地區。而在東邊遷徙繁殖的就是東方亞種,分布在東北亞到南亞一帶。我們台灣的大杓鷸就是東方亞種而且位於大杓鷸整個東亞的遷徙路徑的中間點。

大杓鷸相關連結編輯

1. 蔡嘉揚: 大杓鷸吐食繭的生態記錄

2. 台灣大學動物博物館鳥類資料庫

大杓鷸在台中彰化海岸一帶的活動史編輯

  台灣島內大杓鷸的分布在西海岸灘地從北到南都有零星的分布,唯獨在大肚溪口一直有大量的族群在此覓食渡冬。在彰化大肚溪口和彰濱工業區一帶曾經有三千多隻的記錄,彰化縣海岸境內重要的鳥類資源,也是台灣地區最大的度冬族群。根據東海大學環境科學研究所劉照國(2002)對彰化大肚溪口彰濱工業區大杓鷸的活動模式調查結果,目前大杓鷸主要利用在彰濱工業區線西崙尾交界的灘地做為漲潮期間的休息地。退潮時則往南或往北沿海岸線或是往低潮線方向飛去。部份時期會飛往彰濱工業區崙尾區和鹿港區之間的灘地上覓食。

  我們可以知道雖然大杓鷸在空間地理上的位置和棲地利用的部份並不會直接利用工業區的土地,但是從大杓鷸過去二十年間在大肚溪口的利用情形來分析,風力電廠的興建很可能使大杓鷸放棄或改變原有的棲地利用方式。在1980年代以前,大杓鷸主要是利用大肚溪口北岸做為棲息、覓食的地點,直到1987年台中火力電廠開始興建以後,大杓鷸便離開北岸往南岸的伸港區活動,這是大杓鷸第一次棲地利用的改變。從1984年到1992年之間大杓鷸在大肚溪口南岸的伸港區活動,主要群集的數量大約九百到一千二百隻左右,其他較小的群集也有數十隻到上百隻左右,族群總數量大約可達兩千隻。漲潮期間在魚塭內棲息,退潮時則在伸港區灘地覓食。

1992年以後,由於台電在這裡設置了許多的高壓電塔,沿著伸港區海岸線附近的魚塭切過潮間灘地通到彰濱工業區以後,大杓鷸群聚便離開了伸港區往更南邊的崙尾、線西俗稱肉粽角一帶棲息。大杓鷸的覓食棲地似乎又更零星散佈在整個彰化海岸地區。這是大杓鷸第二次的棲地利用形態的改變。隨著彰濱工業區的持續開發,大杓鷸的數量從兩、三千多隻一直下降到2001年的不到900隻。大杓鷸族群數量減少的原因很多,但是環境地貌的變化和覓食棲地的減少,絕對是重要的因素之一。

彰濱12年 水鳥與工業區共存編輯

2004/09/06記者簡慧珍報導

12年前政府在大肚溪口南岸填造彰濱工業區,施工過程劇烈改變地形地貌,生態保育團體以為水鳥驛站就此消失,沒想到野鳥後來重新踏上這片新生地,揭開求生的新頁。

79年夏末,彰濱工業區復工,百餘漁民群集抗議剝奪生存權,員警一字排開,維持施工秩序,政府官員趕到解說開發工業區是既定政策,漁民無力阻止,抗議行動不到七天便無疾而終,接著大卡車、推土機絡繹於途,轟隆機械聲迴盪於空曠的海岸。

那時候應該是冬候鳥陸續抵達的季節,卻不見牠們蹤影,岸邊只有大石塊和碎石礫,生態保育人士感慨水鳥驛站「玩完了」。

填海造陸工程進度很快,第二年春天,工業區隔離水道西岸的道路成形,也鋪出狹長的工業用地區塊,愛鳥人士在石礫地看到成群東方環頸(行鳥),每當車輛靠近,便倏然起飛。

第三年,一名推土機司機捧著受傷幼鳥求助彰化縣野鳥學會;他說,大卡車和推土機輪下,幼鳥滿地,「跑嘸路」,他不忍心再壓下去。這名司機的善念,贏得愛鳥人士無限感激,因為,他拿出野鳥重回彰濱繁殖的證據。

鳥類博士蔡嘉揚說,西部沿海很少像彰濱工業區有大片石礫地,漲潮後,適合水鳥棲息,也吸引內陸型野鳥繁殖,人類誤打誤撞,使工業區成為野鳥新樂園。

縣內生態保育團體再三為彰濱野鳥請命,參與開發計畫的中興工程顧問公司於83年底,委託東海大學環境科學研究所生態實驗室副教授陳炳煌監測彰濱野鳥,大學生和研究生陸續加入觀測團隊,彰濱鳥譜逐漸浮出輪廓。

實驗室助理蔣忠祐整理歷年觀測值表示,因沿海地形改變,鳥種有消長,但從75種增至87種,喜歡石礫地的鳥類占90%。

礫石地典型鳥類有:東方環頸(行鳥),沒被轟隆機械聲嚇走,築巢有增無減,「對東方環頸(行鳥)而言,線西區開闊平坦的石礫地猶如天堂。」實驗室助理劉威廷說,沒多久,小燕鷗跟著來築巢,其他鷸科水鳥紛紛過境棲息,線西區鳥況在86年攀上巔峰。

線西區新生地質於一、兩年後穩定,施工單位種植防風林、石礫地長野草,不再適合東方環頸(行鳥)等育雛,幸有線西區以南的海埔地抽砂填造崙尾區,野鳥又遷往新生地。

崙尾區的發展定位一改再改,最後台電購地將興建彰工電廠,預定明年動工,在此之前,這塊新生地沒施工,人為干擾少,這幾年水鳥「生生不息」,劉威廷等估計,今年有30對至50對保育類野鳥燕(行鳥)築巢,創新紀錄。

珍貴稀有保育類的彩鷸、燕(行鳥)、高蹺(行鳥)跟進;鐵嘴(行鳥)、蒙古(行鳥)、鷹斑鷸、翻石鷸等20多種候鳥,把崙尾區當作過境旅館,或站或蹲,肥嘟嘟的。

彰濱工業區最南端的鹿港區開發較慢,進駐工廠不多,靠海區塊從秋天到春天的漲潮時段,鷸(行鳥)科水鳥嘰嘰喳喳。蔣忠祐估計,春天過境鹿港區和崙尾區的鐵嘴(行鳥)有1000隻至2000隻,盛夏到初秋多達5000隻至6000隻,灰斑(行鳥)今年初過境1000隻,為彰濱冬景平添盎然生趣。

不過,劉威廷等研究助理從大肚溪口漂沙南移,東北季風飛沙覆蓋崙尾區的面積逐漸擴大,工業區沿岸灘地硬化,底棲生物減少及人類的濱海活動頻繁,預見彰濱水鳥的前景充滿變數。

像最大型鷸科水鳥大杓鷸,自興建台中火力發電廠、彰濱工業區,從伸港鄉北端一路撤退到線西區肉粽角,由4000隻減少到800隻,雖然仍是來台度冬大杓鷸中最大族群,但數量遠不如前。

研究大杓鷸生態的蔡嘉揚說,彰濱工業區既然因「錯誤的美麗」,變成野鳥新天堂,政府不如讓工業與生態共榮共存,對閒置工業地做棲地管理經營。蔣忠祐持認為,生態觀光旅遊蔚為風潮,如果把工業荒地規劃為生態保育用地,將一舉數得。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